咸鱼殇/玻璃渣女孩

kl+Q1780316689,备注暮殇。魔全坑,clx小破奶,破写文的,破刻章的,热爱拖稿。
自尊心有的,批判接受的,但麻烦给出具体的改正方向或者建议。别过来就甩一句垃圾你不配这样的,我打爆你狗头。

渣章系列(bushi)
图片是沙田太太画的四大心脏√
印片太丑了不敢放,等我买的印台到了再说吧(也不知道会是何年何月何日了)

【双花】张佳乐生贺

#无冕之王张佳乐生日快乐!
#ooc有,年龄私设有,16岁战士孙×9岁儿童乐√
#题目什么不存在的
#玻璃渣中找糖吃
#幼儿园文笔

张佳乐手上缠着好几圈风筝线,掐的他的手有些红,那风筝是一朵花的模样,晕着浅浅的粉。
张佳乐站在一片草地上,在他身后有一座教堂,人群涌动,不断的进进出出,三五成群的赞叹这建筑的精妙。
而这一切,似乎与张佳乐无关,他将缠在手上的风筝线不断的放开,风筝线脱离了束缚后,便在空中与风对峙,或有被树枝拦住,又随机被张佳乐划开,风筝就这样越飞越高。
一位男子从远处走来,看上去也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他身着军装,却拄着拐杖,手上却也缠着绷带,头发有些凌乱,但眼睛却富有神采。
他在人群中兜兜转转,看到了这个正在放风筝的男孩,突然不动了,像是思索了一会儿,便向这个男孩走去,他停在了距离张佳乐不远的地方,看着这个男孩的眼睛,清澈而光亮。
张佳乐似乎看见了他,放风筝的动作慢了些,走到他面前,用疑惑的眼光打量着这位男子,见他拄着拐杖,开口问到:“你是谁?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在还不到十岁的张佳乐看来,这个男子的打扮着实有些奇怪。
被问及这个,这个男子怔了怔,又马上答道:“我是楼冠宁,是逃兵”,平静的说完这句话后,楼冠宁又看了看张佳乐,张佳乐疑惑依旧,楼冠宁马上解释道:“因为负伤所以提前回来了”。张佳乐“哦”了一声,手上放风筝的动作却是不停。
楼冠宁见张佳乐这么执着的放风筝,风筝飞的越来越高,几乎要看不见了,不免调侃道:“风筝放这么高小心收不回来哦”
张佳乐听到这里,不仅没有放慢速度,反而还更快了些,嘟囔着嘴说道:“就是要高一点才好,要很高很高,这样哥哥就能看见了”
楼冠宁皱了皱眉“哥哥?什么?”
张佳乐看着风筝,嘴角似乎扬起一丝笑意:“大孙哥哥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做几天几夜的火车才能到,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经常回来看我,这个风筝是他给我做的,我要把它放的很高很高,比那座教堂还要高,这样哥哥就能看见了。”
张佳乐说着说着,声音小了些,还能听见一丝抽泣的声音“哥哥看见了风筝,就会知道我过的很好,很快乐,这样哥哥就不会担心了!”张佳乐看着摇晃的风筝线,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似是在回忆往事。
楼冠宁看着眼前这个不过是七八岁的孩子,还是下了决心,开口了:“你哥哥,不会回来了。”
张佳乐一愣,以至于没有拉住手中的风筝线,风筝失去了束缚,算是彻底的放开了手脚,随着风,朝着太阳的方向飞去。张佳乐忙伸出手去抓,可却怎么也抓不住了。
“为什么!”张佳乐一字一顿的说
楼冠宁愣了愣神,因为他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对于张佳乐是否听得懂,但是本着尊重与责任,他还是说了“他战死了,就埋在这片草地下面。”
张佳乐眼神中的光忽的黯淡,泪水已在眼眶中打转。
楼冠宁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但他并没有真正的死去,他坚毅的誓死不屈的品性,感染了每一个人,他的志愿,就像你的这支风筝一样,在朝着最——光明的太阳飞去,不畏一切。”楼冠宁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他的手指着风筝飞远去的地方,语调不可不谓是抑扬顿挫,“最”字还拉了长音,好像是在讲一个拥有美好结局的童话故事。只是主角过早的离开,仅此而已。
“我... ... ...”张佳乐支支吾吾了半天,却也没说出什么来,他强忍着让泪水不落下,可是泪珠好像不听他使唤一样,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他把头深深的埋在臂弯里,不想让楼冠宁看见自己这不争气的模样,更不想让孙哲平看见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一定要成为像大孙哥哥这样的人!”
-“加油”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段对话,但张佳乐却记得无比清楚。也曾因此而奋发。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他生命中的全部,倒下了,他的确还有生命,却好像失去了一切。
张佳乐的思绪早就不知跑到几千里外了,直到楼冠宁拍了拍他的肩膀。
张佳乐恍惚的抬起头,用手狠狠的抹去了泪花,他看见楼冠宁伸出手,手掌心上,是一枚军章。
楼冠宁什么也没有说,他相信张佳乐明白,果不其然,张佳乐重重的点了点头,双手接过了这枚军章。紧紧的攥在手中。
“谢谢...”张佳乐轻声说到,虽然轻,却也清楚。
“没什么,应该的”楼冠宁说着,摆摆手,便走远去了。
张佳乐小心翼翼的捧着这枚军章,他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太阳洒在这枚军章上,反射出一缕光芒,张佳乐将这枚代表着孙哲平的荣耀的肩章,放在右手掌心中,握紧拳头,朝空中狠狠的挥了一下。

十几年后,张佳乐身着军装,他也拥有的属于自己的军章,即使如此,他还是把那一枚孙哲平的军章戴在自己的身上,这是两个人的荣耀。

张佳乐倒在了血泊之中,右腿露出了森森白骨,双臂上也有深深的血痕,他摘下了自己和孙哲平的军章,整齐的放在自己身旁,用手细心抹去上面的血迹,“这下...就能和你...永远在一起了...”他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END——
亲爱的张佳乐先生:生日快乐

一转眼,就20岁了啊
初见你,你还是那个在西部荒野与人拼杀的少年。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于是,第二赛季,花开了......
繁花血景,双核时代,这是属于你的荣耀。
哪怕是与最高领奖台擦肩而过,你也执着向前。
谁都一颗争冠的心,你也不例外。
第九赛季加盟霸图,却倒在了最后一步,可你没有心灰意冷。
“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的吗?”
“至于未来,就如我们队长所说,一如既往。”你这样说道。
哪怕人生不完美,你用自己的信念和坚持,打造了最美的过程。
这是你的荣耀,愿有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愿属于你的花,永远绽放。
无冕之王张佳乐♡

二乐♡生日快乐♡

【伞修】清风与你

#伞修
#ooc预警,有私设
#大概是玻璃渣
#幼儿园文笔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热度破50我就去刻全职全员的橡皮章

         叶修走进了他的房间,反手关了门,苏沐秋急忙从门缝中挤过,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叶修走到床边,他只觉有一阵风从自己耳根子吹过,凉凉的,带来一丝冷意。

叶修猛的回头,门关着,窗也关着,又哪来的风呢?

他耸耸肩,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娴熟的点燃,屋内顿时被烟味笼罩。

“咳...咳....”苏沐秋咳到,看到眼前这个家伙淡定自若的抽烟,气的牙痒痒,随手拍了拍墙壁

“喂我说,阿修你还抽烟啊,都十年了,你再抽烟,肺都黑了!你还要不要命了啊!”

苏沐秋吼完叶修,忽又觉得自己说的是不是太过了,连忙补了一句

“不过人生的路还是很长的。”

风好像又从不知哪个角落吹过来了,烟也飞快的在房间里散开去。“真是见了鬼了”叶修嘟囔到。

他吐出来几个烟圈,自言自语似的说着:“阿秋你肯定又在说我抽烟吧,哎...老毛病,改不掉咯...”叶修无奈地笑了笑。

屋内忽然陷入一片沉寂,连风都好像消失不见,只剩下叶修抽烟的声音。

过了半晌,叶修抽完了一支烟,随意地灭掉。他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手伸入口袋...

摸出了一张账号卡——君莫笑。

“阿秋,君莫笑三十七连胜了呢,哥厉害吧。”

苏沐秋倚在墙边,“切,那还不是因为我造的千机伞好。”

风呼在账号卡上,连叶修的手都觉得有些凉。

他见叶修没说什么,嘴硬到:“不就连胜嘛,谁不可以啊。”

“37连胜...37连胜...”叶修喃喃自语道,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哥给你留了一场,就等你来超越我了...”

苏沐秋还没听清叶修在讲什么,刚想凑过去,就听叶修忽然提高音量:“苏沐秋你不是想超过哥嘛,快出来啊,哥现在37连胜,给你留了一场啊!”

苏沐秋的眼神中出现了点异样,但又很快回过了神,看着叶修眉头紧皱的样子,他甩甩头,走到叶修面前,“如你所愿,我回来了,回来超越你了”

苏沐秋的话,平淡,简单,但却富有冲击。好比暖风,看似柔软无力,但又刻骨铭心。

叶修震了震,眼中闪过一丝锐色“沐秋,你回来了吗,是你吗?”语气中明显带着不确定。

苏沐秋不答,只是又走进了一步...

叶修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是我,我回来了。”

叶修也抬起手,想搭住那个人的肩膀,一晃神,他的手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除了挥手带起的一阵风。

终究还是只有他一人。

“是你,对吧。”叶修又开口,不是问句,而是真真实实的陈述句。

“嗯”苏沐秋的语气同样沉稳。

“为什么回来了,也不来见我,为什么要躲着我,你难道不知道这么多年,哥一直在等你吗?你难道不知道吗?”

叶修顿了顿,接着说:

“我看见轮回的枪与战矛,被所有人称赞,

可是对我来说,这都不算什么。

枪与战矛,我们十年前就做到了不是吗,那你为什么不出来,和我一起,展现这一切呢,为什么!苏沐秋你是懦夫吗!”

叶修说这一切的时候,苏沐秋一声不吭,见叶修闭上了嘴,眼睛空洞无光。

苏沐秋看着眼前人这般模样,心头到底是有些怜惜:“阿修,我来晚了。”

叶修忽的伸出手,好像是要抓住离他不远的苏沐秋了,苏沐秋下意识的想后退。

但叶修的手,就这样伸直了,穿透了苏沐秋。

“阿秋,我喜欢你。”

“阿修,我喜欢你,对不起”

两个时空,两个人,同时说着。

                          END

【作者有话说:因为文笔原因没办法写的很清楚,设定大概就是苏沐秋幻化成鬼回到人间,别人看不见他,也无法触摸,但是苏沐秋的言行会变成风,被感知到。文笔欠佳,正努力修炼,欢迎捉虫提建议!感谢看到最后,比哈特♡】

【薛晓】星光陨落

#严重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
#玻璃渣中找糖吃
#卖萌打滚求小心心

夜很静,静的能听见风在私语,听得见彼此的心跳。

夜空,很亮。除去月光,更有繁星相伴。

薛洋和晓星尘并肩坐在草地上,他们抬着头,似乎在望着满天的星辰。可真正看的见的,终究只是薛洋一人。

“诶道长,你看这颗星星,是不是很亮啊?”薛洋用手指着天空的某一角,对晓星尘说道。

“是啊”晓星尘抿嘴笑。

“道长你说谎!你明明看不见的!”薛洋叫嚷道。

晓星尘不答,只是摸索着握住了薛洋的手,这才开口“你说它是亮的,那就一定是亮,我最相信你了,因为你的眼睛,就是我的眼睛啊”晓星尘说着,又情不自禁的笑了笑,揉了揉薛洋稚嫩的手指,“你说对不对啊?”

“道长... ...”薛洋鼻头一酸,却是拼命忍住了,薛洋强装镇定的笑了笑,“那这颗最亮的星星,就一定是道长啦!”薛洋顿了顿,见晓星尘一脸疑惑的样子紧,他又补了一句“因为这颗星星是最与众不同的!也是最幸福的!”

晓星尘拍了拍薛洋的腿,笑了,笑的很开心“你可真是会逗我开心啊”

“嘿嘿嘿”薛洋也笑了,露出一对甜甜的虎牙。

“既然你说我是最亮的那颗,那我可不可以制约别的星星啊”晓星尘缓缓的开口

“诶?这是什么意思”薛洋不解,“不过,如果道长愿意的话,当然是可以的了”

“那好”晓星尘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左手搂住薛洋的肩,右手指向星空“我要把这满天的繁星都送给你。因为,我的星星,就是你的星星。”

薛洋似乎是没回过神,就这样呆呆的被晓星尘搂着,眼睛还久久的盯着星空,直到晓星尘又揉了揉他的脸。薛洋才回过神

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幻境。

“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薛洋嘟囔着。

晓星尘不答

天将破晓
这一切,大抵是会成为过去了。

... ...

晓星尘拿起了地上的霜华,调剑转身,锋刃架上了颈项之间。

一道澄净的银光划过薛洋那双仿佛暗无天日的幽黑眼睛,晓星尘松开了手,殷红的鲜血顺着霜华剑刃滑下。

薛洋看着晓星尘在他面前倒下,心中似不曾闪过一丝涟漪

他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死了更好!死了的才听话! ... ...”

说着说着,几滴泪从他脸上落下

薛洋安静了下来,把晓星尘放在地上,靠在墙角,自己则坐在他的旁边。

似乎是回到了那一夜
“我的星星,就是你的星星”

“呵”薛洋冷哼
“星星我不要了,你也就此别过吧”

_你曾经许诺给我整个星空,可你知不知道,如果没了你,哪怕是星星,也会黯然失色。

_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你,在每一个晚上,数着星星,数着我的寂寞。

「有你的荣耀」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喻文州一次偶然的外出
   车祸

所幸的是他的身体并无大碍,也没有影响到最重要的手部

只是....他双眼失明了

还在队内的黄少天听到了这个消息,连账号卡都来不及拔,便冲到了医院。

喻文州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眼睛上绑着白纱布,神色还是那么平静,只是嘴角却没有了往日的微笑
    是啊,自己的一生都被毁了,又怎么笑的出来?

喻文州听见门被打开,嘴微张:“少天?”
语气中似乎带着不确定,可在黄少天听来,更多的似乎是担忧。

   “是我,队长”黄少天走到喻文州身旁,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
  黄少天难得的只说了一句话,就已经闭嘴。
  他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喻文州的旁边,喻文州原本深邃的眸子已被白纱布遮盖,似乎还映着点点血迹。

半晌
黄少天才开口,没有什么安慰的话,只是很认真的,一字一顿的说
“队长,我一定会让你继续荣耀的”
黄少天停顿了一下
又用尽量开心的语气说
“我可是机会主义者啊!”

喻文州没有应答,黄少天无法看出喻文州对此事的态度是什么,正当黄少天胡思乱想猜测队长心思的时候,喻文州却是又开口了。

“不过在那之前,蓝雨.......”身为队长,喻文州显然是放不下全队啊。

“交给我吧!”黄少天笃定的说

“好。”

虽然出了事情,可比赛不能不打,黄少天带领着蓝雨,还在主客场之间征战。

少了喻文州的蓝雨
没有人在最关键的时刻作出重要指示;
没有人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不要放弃

少了喻文州的蓝雨,就不是真正的蓝雨。少了剑与诅咒,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观众们这么觉得,蓝雨队员这么觉得,黄少天也这么觉得。

终于,再又一场比赛失利后

待人走光之后
黄少天独自站在记分牌前
摇了摇头
“我果然还是不行啊,蓝雨,还是要有队长啊!”
“那么,就由我把队长带回来吧!”
说罢,黄少天笑了,苦笑。

第二天
黄少天一大早就去了医院
罕见的,他没有直奔喻文州所在的病房
而是进了医生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走出办公室,医生跟在他身后,一起推开了喻文州的病房们。

“队长!太好了!你终于可以恢复了!这下你就可以继续荣耀了吧!哈哈哈本剑圣厉害吧!可不要小看我呢!”

“嗯?”喻文州明显是愣了一下

“有适合你的眼角膜,如果可以,医院建议尽快做手术”医生的话似乎是给喻文州打了一剂定心丸

喻文州嘴角上扬“又可以和少天一起荣耀了啊!”

“嗯!”黄少天激动的说

还好喻文州看不见,黄少天此刻,却哪里笑得出来,眼眶都是红肿的。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你吧
黄少天心想。

手术很成功
在医院恢复了几天,喻文州便回到了队内。回到了那个他无比熟悉的地方。

所有队员见是队长回来了,喜悦溢于言表。

他们的队长回归了!

喻文州用目光扫视了一眼众人,愣是没有发现黄少天。

不禁眉头一皱,随口就问是怎么回事。

“额...黄少他去超市了,说是要好好庆祝一下”卢瀚文支支吾吾说道。

“哦.......”

可是到了晚上,黄少天仍没有回来。
第二天,第三天...

蓝雨队内所有人都默不作声,显然是知道些什么,可当喻文州问他们时,却又都闭口不答。

喻文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终于,在第三天的下午,他去到了医院。

“这里有没有一个 叫黄少天的人?他怎么了?”

“嗯.....有的,他.....”在前台的护士显然被吓了一跳

“带我去见他!”

“嗯好的,这边.....”

推开房门,黄少天坐在病床上

眼睛上.......裹着纱布

喻文州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嘴中只是不断的叫着“少天...少天...!”

“咦?队长?你怎么来了?”黄少天说,嘴角带着笑容,露出一对虎牙,任谁都会觉得这是一个阳光的有前途的少年。

“我要是不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少天你要这么做!!!”喻文州咆哮道

“啊队长,别这么激动啊,我真的没事的啦”
“因为,蓝雨不能没有你啊”
“你就是蓝雨的基石,不可或缺”
“小卢也在慢慢成长,他会成为最好的剑客,斩断来敌,我相信他可以做到”
黄少天很平静的说完了这些,留给喻文州的是震惊。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喻文州说了半天却也没有问出个为什么来,他几乎是要跪下了,自己好不容易恢复了,牺牲的却是少天。

“没关系啦”黄少天安慰道
“今天还有比赛的吧,可一点要赢啊,不然我会看不起你的,队长”黄少天半开玩笑的说。

“好....”喻文,州说完这个字就飞速的离开了,他怕再晚一秒,眼泪就会落下。

喻文州走在街上,一次又一次用手触摸自己的眼睛,那本属于少天的双眼,清澈而明亮。

“这样,也算是你和我一起荣耀吧”喻文州喃喃自语

当晚的比赛,蓝雨主场胜利。
只不过团队赛里,再也没有一抹蓝色的剑光,可以守护在索克萨尔的前方了。

赛后记着发布会时,有记者问起关于黄少天

喻文州起身,一字一顿的说
“我会带着他的荣耀,一直走下去。”

黄少天离开了,他给蓝雨留下了一个背影,看起来落寞的背影。

“是时候告别了呢”

END